社会企业研究集结(三)

社会企业研究集结(三)

三、社会企业在中国

   (一)概念引入及理论研究

我国对社会企业的关注是21世纪以后的事情,对社会企业的了解比较初步。无论是理论探讨,还是实践探索,社会企业在我国的发展都只是刚刚起步,最早对社会企业问题进行介绍的是对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的一个研究报告的译文,标题就是《社会企业》,由北京大学刘继同教授在2004年节译完成。随着社会企业概念的引入,社会企业研究在国内的开展,一些民间组织已经开始关注社会企业实践。从实践上关注社会企业,加强与国外社会企业的交流,在2004年也有了进展。200411月,环球协力社在国内开展了一个为期9天的英国社会企业家访问项目。2005年,丁兀竹、董炯等人在《中国经济导报》、《中国保险报》上发表文章,对国外社会企业实践进行了介绍,并探讨了在中国发展社会企业的战略思路。20063月,作为国内长期关注国际学术前沿的杂志,《经济社会体制比较》在2006年第2期上发表了美国杜克大学桑福德公共政策学院高级助理胡馨的论文《什么是“Social Entrepreneurship(公益创业)”》。这是国内较早对社会企业进行研究的文献。此后,随着2006年《如何改变世界:社会企业家和新思想的威力》、《社会企业家的崛起》和《社会硅谷》在中国的出版,社会企业思想的传播进一步展开,一些报纸和杂志,如《中国社会报》、《纤济社会体制比较》、《21世纪商业评论》等也成了传播社会企业理念,推动社会创新的主要力量。20061016日至17日,中央编译局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英国文化协会和英国杨氏基金会在北京联合主办了“社会创新与建设创新型国家”国际研讨会。来自16个国家和多个国际组织的100多位政府官员、企业管理人员、社会活动人士和专家学者出席了本次研讨么与会者们围绕社会创新的历史、概念、理论、脉络及实践,中英两国有关社会创新的案例,社会创新对经济济社会发展的影响,以及未来十年的优先发展项目等专题,广泛交流研讨了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在社会创新领域开展的研究和积累的经验,并就如何进一步推动社会创新里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积极建言献策。2007526日至28日,由浙江大学管理学院舀球创业中心、牛津大学斯科尔社会企业家精神研究中心、业洲创业学院联合主办的“斯科尔社会企业家精神世界论坛”在杭州举行。该论坛是中国第一次举办专门研讨社会企业与社会创新的论坛,吸引了来自14个国家与地区和我国17个省市的200多位中外专家学者、企业家、组织负责人以及IBA学员出席论坛。

进入2008年之后,我国学者对社会企业、社会创新、社会经济、社会企业家等领域的研究全面展开,学者们大多认为社会企业是通过商业化模式解决社会问题的新型组织形态,是对传统第二部门行为模动的超越;认为社会企业家不但是造就社会企业的精英力量,而且应当具有创新能力、创业能力和改变现状的能力。此外,学者们还积极关注国外社会企业发展的历史及现状,总结其发展经验,积极探讨社会企业与社会创新及其相关概念的关系,深入了解社会企业在我国发展的现状,积极呼吁社会企业和社会创新在我国的发展。

(二)实践探索

在中国,对社会企业的金融支持模式也已经出现。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南都公益基金会与英国文化协会合作开展的社会企业技能培训项目,两年来已有近 400 名社会企业创业者接受培训,数十家机构获得专项基金的资助。

(三)典型

 1. 深圳残友集团

1997 年,身患重症血友病的郑卫宁拿出父辈留给自己的 30 万元救命钱,在深与 5 名残疾人一起创建“残友”,从只有一台电脑的打字小作坊做起,没有任何外来资金援助可依赖,完全自我运营发展,至今已成为拥有一家慈善基金会、11家非营利机构、33 家高科技企业、解决3700多名残疾人稳定就业的社会企业集团。残友创业平台使得残疾人在新知识经济时代,依靠“电脑+人脑”的工作模式成为优质人力资源。作为全球最大的残疾人高科技社会企业,残友集团具有世界无双的核心竞争力,目前,集团已进军上海、北京、山东、海南、喀什等地。一些地方政府纷纷邀请郑卫宁先生去复制残友模式,解决当地残疾人就业难题。

 

 2  北京采桑子文化艺术发展中心

     北京采桑子文化艺术发展中心成立十20037月,创办者刘丽君是一个从事过多种职业的女性,也是一个痴迷十古老苗族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当她意识到苗族传统技艺面临的传承困境及其当地妇女贫困的生活状况时,她毅然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全身心投入到苗族传统手工艺品的保护、开发与制作中去,同时致力十改善苗族妇女的生活状况与社会地位。中心在运作过程中,坚持社会、文化与经济的多重目标。扶贫特别是文化扶贫,采取商业运作的模式,是在造血,不是简单的输血,具有战略性和可持续性。中心的目的是帮助少数民族妇女传承技艺,增加收入,商业运作只是方式和手段,但是只有商业运作的成功,这些目标才能得以实现。经过几年的实践,采桑子公司进行本土化培训,妇女已由1个县扩大到5个县;由几十人增加到2000;在传、帮、带的感召下,她们规范生产、订单生产、优质生产的意识越来越强。中心采取公司+农户的模式,做订单收购,深受当地群众的欢迎,少数民族妇女因此增加了收入,提高了在家庭和在中的地位。同时,中心也承接一些机构的订单,其中包括福特基金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绿色和平组织等等。所得收益出去成本外,盈余全部用于支付苗族妇女的工资,以及投回项目以扩大培训与再生产。